第九十四章嚎叫声太过凄厉太过骇人
书名: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: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:236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4:55:02

男人按捺住心头的躁动,要绕过白辛言往门外迈。

说是迈,但脚下步子挪得很慢,两只小眼睛贼兮兮的一直往白辛言身上瞟。

王总眼光还真是不赖,这妞儿两腿间缝隙那么小,一看就是个没开的处儿。

在床上肯定能让他欲仙欲死,死去活来……

啧啧啧,有钱就是好啊!

可以随便玩女人!

男人心里啧啧啧羡慕有钱人可以为所欲为的时候。

突然,对面女孩子粉润润的小嘴儿张开,小小声的问出一句:“你能帮我一下吗?”

软甜嗓音一半出口一半含在喉咙处,有一种想抓又抓不到的感觉。

男人本来就心猿意马,现在白辛言开口这样嗓音讲话。

而且一开口还是让他帮忙,这个帮忙到底是什么忙,真的有想象的空间。

男人心里有些发痒了,抿了抿干燥的嘴唇,笑着说说:

“小妹妹,我要我怎么帮你啊?!”

白辛言吧嗒两下小嘴儿,软软的小眼神越过男人,看向隔板间旁边墙壁上的纸巾盒。

男人顺着白辛言的眼神看了一眼,当即明了她要借纸巾。

眼下,卫生间,可口的小美人、纸巾,这些元素结合在一起。

男人一下子精虫上脑,觉得要不发生点什么,有点吃亏。

是,没错,这是王志和看上的女人,不可以碰,但有句话不也说了吗,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。

他想做个风流鬼,尝尝小雏儿的味道。

想到这儿,男人猥琐的脸上,一双小眼睛露出色眯眯的光,他伸手抽了一张纸巾递过去。

白辛言乖巧的站在门口,伸手要去接男人手上的纸巾。

然而,就在指尖刚刚碰到纸巾的时候,男人猛地收手。

男人很享受这个过程,两只小眼视奸着白辛言,戏谑语气的说道:

“小妹妹,相识即是缘分,更何况是借纸啊,嘿嘿,要不……进来聊会儿?”

白辛言手上抓了个空,倒也不恼,细白贝齿咬住红红小嘴,摇了摇头。

白辛言这一咬唇,男人心头的强压的邪火“噌”的一下窜了起来。

他喉咙滚动了两下,眼角浮起几分淫~笑:

“来吧,小宝贝,进来嘛,进来给你看哥哥的大宝贝,嗯?!”

白辛言闻言小脸儿猛地一红,迟疑了好一会儿,最后点头:“嗯!”

一声轻“嗯”从喉咙里溢出来,带着羞涩,带着害怕,还带着一点点的渴望。

男人欣喜若狂,慌忙上前要去抓白辛言的手。

然而,手刚刚伸出去,就被白辛言轻巧一躲,躲了过去。

男人尴尬了一瞬,紧接着,又笑着说:“宝贝儿,害什么羞啊?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!”

白辛言没搭腔,小小的迈出步子,走进男洗手间。

跟最一开始镇定自若的状态完全不同,白辛言小脸儿绯红,眼角带着娇羞和贪婪。

对于男人而言,这种又羞又娇又媚的小女人,最是让人把控不住了。

猥琐男当下下身就有了反应,激动的搓了搓手,沙哑嗓音道:“宝贝儿,你真漂亮,哥哥心里都跟猫爪似的!。

白辛言仍是没有回应男人,只淡淡瞟了一眼墙壁上的纸盒,要伸手去抽纸。

结果,男人身子一横,横在纸盒前面。

“小宝贝儿,别着急,一会儿再擦嘛,反正……嘿嘿……一会儿还得擦!”

男人嘴角咧着,一脸猥琐的笑容,太激动了,声音激动得变了调,他一边讲着话,一边要伸手去拉白辛言的小白手。

白辛言手腕一转,“噌”的一下从纸盒里抽了一张纸,又抽了一张,接着,抽了四五张纸后。

猛地伸手朝男人裆部抓去。

动作十分凌厉,完全不容人反应。

“啊——”

下一秒,男人凄厉的惨叫一声,痛苦的捂着下体倒在地上,身子弓成虾米。

下身传来十级剧痛,男人一张脸上已经不是人脸的颜色了,没一会儿,额头上豆大的汗珠,一颗接一颗滚落下来。

这里是医院,经常听到这种痛苦嚎叫的声音,但这嚎叫太过凄厉太过骇人,惊动了护士办的小护士。

几个穿着粉色护士服的小护士,放下手上工作,快速朝着洗手间方向跑去。

来男到洗手间,看到洗手间的地板上,一个男人捂着下身,叫唤的都没了声音。

脸色已经呈现出了紫红色,两只不大的小眼睛漲红,眼珠子都要突出眼眶了。

领头的小护士见男人脸色这样,吓了一跳,但很快镇定下来,急忙上前去扶:

“先生,先生……您这是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”

白辛言站在男人旁边,见有人过来,皱着小脸佯装着去扶他。

另一只手,捂着胸口,像是害怕的样子:

“那个……我我进来就看到……看到这位先生跟人打架,说什么保大保小,哦,他……他那个地方被踢了一下,不知道怎么样了,你们还是赶紧看看吧。”

小护士一听,也不怀疑什么,毕竟这个地方因为“保大保小”问题,经常大打出手。

“好的,小姐,麻烦您让一让!“

领头的小护士边说边招呼身后的几个小护士,将男人扶起。

“嗯,好!”白辛言点了点头,快速闪到一边,还轻轻拍了拍胸口。

完全一副被一场恶斗惊吓到了的小女孩。

几个小护士扶着几乎要疼晕过去的猥琐男,出了男洗手间。

白辛言撇撇小嘴儿,也迈步出去。

来到女洗手间,白辛言打开水龙头,皱着小眉头,洗了一遍爪子,又洗一遍。

手心手背都搓红了。

最后,嫌弃的看了自己爪子一眼,从纸巾盒里抽了纸巾,擦了手。

事情到此,她已经全部明了了,是许制片找的人,让专科医院那边说床位紧张,逼着水水不得不连夜回家。

许制片这个人表面上看跟谁都一团和气,甚至在艺人眼里,是个没什么脾气的人。

但实际上他心胸十分狭窄,报复心很强。

那天,溪溪拒绝帮他促成皮条生意,许制片人就有了怨气,所以这么做,为了报复溪溪。

白辛言对着镜子深呼吸,咽下一口恶气。

眼下就算再生气,也得先顾水水这边,水水是米小溪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希望。

他不能有事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