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弄死他,你下不去手?
书名: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: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:232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4:55:02

身后霍宏元看着霍宏岳的背影,突然,手中的拐杖往地上一戳,“老三,弄死他,你下不去手?”

霍宏元的声音,压得格外低,随着风声,在暗夜里异常的阴森恐怖。

霍宏岳忍不住打了个寒战,但随即眼底就弥漫起冷然的杀气。

他咬了咬后槽牙,转头看向霍宏元,老脸上表情变得异常狰狞:“老四,那兔崽子我早就恨得牙根痒痒了,你有什么办法除掉他?”

霍宏元向前迈了几步,说了一句“上车说”,就一脚跨入车里。

霍宏岳也跟着坐进车里,“老四,你说,到底怎么做?”

霍宏元摘下手上的黑皮手套,摁下一个按钮,前后座位间瞬间升起一幕黑色的挡板。

挡板升起来,霍宏元侧首看向霍宏岳,老眼里发着阴毒的暗光:“老三,你听没听过Z国的褚家?”

霍宏岳摇头,“没听过,老四,你说重点!”

“Z国的褚家是Z国一支独立的血统,他们手上有雇佣兵,有武器,一直以来专门替周边国家的首领做事,一般都是用来铲除异己,最近几年,我听说他们开始接触商界人士。”

“所以,老三,我们可以给褚家人内部下单,让他们出面弄死霍胤尧,你考虑一下,可行么?”

“不用考虑,就这么办!”

霍宏岳想都不想,直接拍板,“早点铲除那个兔崽子,我早点安心!”

“好!”

霍宏元一听,浑浊的老眼眯了眯,咬牙兀自说道:“霍胤尧,这次可是你逼我的!”

这边,霍宏元和霍宏岳的车子离开,阿夫推着霍胤尧也出了瑞拉城。

安排霍胤尧上了车。

许丛跟着来到劳斯莱斯车门前,态度恭敬,道:“九爷,接下来,要怎么做?”

霍胤尧坐在车里,车饰也是暗色系,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阴冷。

他修长手指在扶手上漫不经心的敲了敲,淡淡的开腔:“与林氏谈,让他撤资!”

“是,九爷!”

许丛应声说了一句,替霍胤尧关上车门。

下一秒,车子顺利发动,离开。

半个小时后,车子停在了墅洋名邸。

向管家看到车子拐进别墅,放下手中的工作,上前去迎:

“九爷,您回来了?”

向管家瞧了瞧门口,没见车子再驶进来,忍不住问问出一句:“铭少爷他怎么没跟您一起下班?”

霍胤尧被阿夫推下车,冷冷的看了向管家一眼没有应声。

“阿夫,回房间!”

“是九爷!”

“诶,这……”

向管家脸上尴尬一瞬,跟着进入别墅,“九爷,铭少爷到底是个孩子,他做错什么回来您好好教育他,可千万别罚他去非洲,那边闹瘟疫……”

向管家是家里的老管家,看着霍端铭长大,所以,多少是向着他说话的。

然而,向管家一句话没说完,就被一道冷冷的目光给喝住了。

翁管家慌忙低身,不敢再说什么。

……

这边,白辛言跟慕十熏沟通完记者招待会的事情,就拿着的要背的稿子,出了巨美娱乐的大楼。

看了一眼微信钱包里的余额,一咬牙一跺脚,拦下一辆出租车。

很快,车子停在墅洋名邸门前,白辛言下车,往别墅大门里面窜。

窜着窜着,忽然感觉周围有些不太对劲,她停下小步子,左右看了看,发现别墅主宅内黑漆漆的,门口也只亮着两盏壁灯。

主宅的四周被阿鬼的保镖层层护卫着。

阿鬼的人?

一般情况下,阿鬼的人都在暗处,从来不出现在人眼前,怎么今天全都出来了?

白辛言拧着小眉头,心里嘀咕着,小心翼翼的朝主宅方向挪。

“江小姐!”阿夫看到白辛言靠近主宅,上前一步,将她拦下:“九爷吩咐了,您不能进主宅!”

白辛言看了看阿夫的手,吧嗒两下小嘴儿,说:

“嗯嗯,我不进去,我就是问一下,发生什么事了?怎么我看好多保镖都在外面?”

阿夫看着白辛言,迟疑了一下,道:“没什么事,江小姐,您请回!”

“哦,好!”白辛言倒也乖巧,鼓着小嘴儿应了一声,就往后宅方向走。

突然,一个急转身,绕过阿夫,朝着主宅门口快速窜去。

然而,刚往里面迈了两步,就被人毫不留情的甩了出来。

“砰!”

阿鬼的人不比一般的保镖,出手相当迅速,而且一点余力不留。

白辛言小屁股着地,疼得龇牙咧嘴。

她皱着小脸儿揉了两下屁股,抬头往主宅里面望了望,然后,起身朝主宅后面走。

能让阿鬼的人,里外把守一定是出了什么事!

白辛言这么想着来到主宅的东侧。

主宅一共三层,楼体东侧有阶梯型花架,白辛言猫着小蛮腰,悄咪咪的靠近花架。

这里没有阿鬼的人,她像小猫一样,一阶一阶的往上窜。

来到二楼花架上,她伸手推开窗户,一脚翻了进去。

“呃……”

白辛言脚下还没站稳,一只大手就迅猛的伸出,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她皱着眉头,哼了一声,挣扎着去抠那只大手。

然而,那大手如铁钳一般死死禁锢着她,完全不给她挣扎的机会。

借助微弱的光线,白辛言看清了对面的人,那是一张极其狰狞恐怖的脸!

那张脸从上至下,像是被大火烧过一般,坑坑洼洼近乎歪斜地扭曲在一起。

五官完全分辨不出来。

白辛言惊惧的张了张小嘴,却发不出声音,那只在脖间的大手不断的用力。

她眼底逐渐猩红,睫毛颤了颤,最后,嘶哑的发出一个几乎听不清的声音:“阿……阿……鬼!”

然而,对方似乎对这两个字,完全没有反应,眼底的神色越发狰狞。

白辛言受外力压迫身体不停的向后倒去,隔着窗户,身后就是悬空的花架。

出于本能,她奋力的抓住窗框。

但是,对方不给她任何可以生还的机会,灵一只大手推动一侧的窗户,“唰”的一下,一扇窗随着那力道猛地滑来。

电光火石之间,白辛言用尽全力说出一个字,“白……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