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七章刀猛地戳向自己的受伤的脸颊
书名: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: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:234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4:55:02

墅洋名邸。

一楼餐厅。

封泽阳见霍胤尧和白辛言起身离开,侧首看了一眼霍端铭,起身离开。

霍端铭红着一张俊脸看向门口的身影,拳头一点点的攥紧,最后嘭的一声狠狠的砸向餐桌。

“端铭哥哥!”

这个时候,红着眼眶的白辛蓝马上看过去,一脸心疼,“你……你这是干什么啊?你……你的手……疼不疼啊?”

霍端铭看也没看白辛蓝,气呼呼的端起面前的饭碗,往嘴里胡乱刨饭。

一副熊孩子跟家长怄气的样子。

“端铭哥哥!”

白辛蓝看着这样的霍端铭,眼眶更加红了。

咬着嘴唇,半天委委屈屈开口:“我……我知道,你对重提婚事有意见是因为江心儿……你忘不了她,但是……但是她现在已经是你的小婶婶了,你……你不要再想了……”

“艹!”

霍端铭一张俊脸上写满了烦躁,直接把饭碗往桌上一放,起身往门口走。

“端铭哥哥!”

白辛蓝见状,急忙起身,拦在霍端铭的面前。

两只眼睛泛着泪光,抽泣着讲:“你……你去哪里啊?是不是……是不是我刚刚讲错话了?”

霍端铭双手抓狂的抱上头,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看着白辛蓝,猛地伸手扯了她一把,快速往门口迈。

“端铭哥哥……”

白辛蓝被霍端铭毫不客气的一扯,整个人趔趄了一下,转头看了一眼霍端铭。

又快步冲上去,从霍端铭背后,紧紧的抱住他。

带着哭腔乞求霍端铭:

“端铭哥哥,你就那么喜欢江心儿吗?呜呜呜……你把她忘了好不好……好不好嘛?呜呜呜……”

霍端铭一二再再而三的被白辛蓝纠缠,烦的要死了,不顾的起码的豪门礼仪。

咬着牙,朝着背后的白辛蓝恶语相向:

“姓白的!你特么贱啊?艹,松开!”

讲着话,霍端铭要去抠白辛蓝环在腰间的手臂,然而,白辛蓝哪肯就这么松开,更加用力的抱着霍端铭。

嘴里呜呜咽咽的继续说:“端铭哥哥,你不要……不要这样,呜呜呜……我手好疼!”

白辛蓝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,不让霍端铭从自己身边逃开,但是毕竟是男女力量悬殊。

霍端铭一咬牙,把人猛地一扯,甩出了去。

“嘭——”

白辛蓝本身身材瘦小,霍端铭这么用力的一甩,整个人飞出去几米远。

一下子撞上客厅的大理石茶几。

出于本能,她伸手去抓身边的茶几,却不想打翻了茶几上的水果盘。

水果盘内的水果刀,锋利的刀尖从她的下巴向上划到眼角处。

一条长长的刀口,就赫然出现在白嫩嫩的脸颊上。

“白二小姐!”

向管家挨着茶几近,第一时间看到了刀子划上了白辛蓝的脸颊,一张老脸变了颜色。

惊呼一声,快步上去。

此时的霍端铭本来看都没看白辛蓝,甩开她就要大步迈开,但是听到向管家的不小的惊呼声,整个人一顿。

转身看过去。

眼前,白辛蓝右侧的脸颊上,一道细长的刀口延伸到眼角。

刀口处鲜红的血渗出来……

白辛蓝没有反应,整个人趴在茶几的边沿上,眼角的血滴到了她白嫩的手臂上。

霍端铭见状,身子猛地一震,两眼瞪着怔怔的看着白辛蓝。

“白二小姐……”

向管家快步跑到白辛蓝身边,苍老嗓音有些气喘吁吁:“您……您没事吧?”

白辛蓝没有反应,就这么怔怔的趴在大理石茶几上。

她眼角有了一抹血红色,那血红正逐渐晕开。

“白二小姐……”

“白二小姐……”

此时,客厅的几个佣人也跑了过来,看到这样的情景也是吓得不轻。

“哎呀都……都出血了,快,快送医院吧!”佣人中,有个比较压得住阵脚的老佣人,在人群中喊了一声。

接着,就去通知司机准备车。

其他的几个佣人和向管家七手八脚的扶白辛蓝起来。

往客厅门口走去。

霍端铭还愣愣的站在原地,眼前,佣人管家一个个全部围着白辛蓝,脚步杂乱……

……

“蓝儿,我的蓝儿……”

胡范琴得到消息赶往医院,推开病房门,看到脸上包着一圈纱布的白辛蓝,一把抱住她:“蓝儿,你……你这是怎么了……我的蓝儿,你别吓妈妈……”

白辛蓝坐在医院的病床上,眼底平平静静的,没有一丝波澜。

此时的她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。

然而,这样却吓坏了胡范琴,生怕自己的女儿此时彻底崩溃,赶忙把她从怀里推出来。

攥着她的小白手,安慰:“没事的,蓝儿,妈妈的蓝儿,没事的,妈……妈刚刚给你问过医生了,不会留疤,绝对不会留……你别害怕,别害怕……”

不留疤这种说法只是胡范琴当下安慰白辛蓝的,其实医生跟她讲的是,留疤是铁定的了。

但霍家会承担所有的医药费用,保证用最好的药,找最好的医生,帮助白辛蓝祛疤。

白辛蓝听到胡范琴的话,还是没有反应。

这可吓坏了胡范琴,原地转了好几圈,正要打电话跟白振业的时候。

突然,听到床上的白辛蓝开口:“妈……真的不会留疤吗?”

胡范琴一听,眼底的焦急神色少了些,赶忙把手机放回包里。

扑到白辛蓝面前,扯住她的双手,用坚定的目光看着白辛蓝,讲:

“蓝儿,真的,真的不会留疤,你千万别想太多,真的没事的,没事,我的好孩子……嗯?”

白辛蓝平静地目光,扫向胡范琴,淡淡的又收了目光。

抬起左手手,轻轻摸上自己脸上的医用纱布。

下一秒,猛地一扯。

藏在被子里的右手,握着匕首,猛地戳向自己的受伤的脸颊。

锋利无比的刀尖顺着之前受伤的刀口,一点点的划去……

“蓝儿——”

胡范琴前一秒还见自己女儿平静的样子,下一秒见到白辛蓝如此疯魔,惊得惊叫一声,捂上自己的嘴巴。

眼角的惊恐,已经不是用言语能表达的了。

“蓝儿……我……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