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六章疯狂的,尖利得嘶吼起来
书名: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: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:283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4:55:02

胡范琴一听自己的宝贝女儿哭着回来了,顾不上想其他的,抬起步子就往门口走。

“老陈,怎么回事?蓝儿怎么回来了?老爷子的保镖跟来了没有?”

胡范琴边走边焦急的问疾步跟上来的陈管家。

当时,白老爷子把蓝儿送到乡下时,派了几个保镖过去,一方面看着蓝儿,另一方面保护她。

在乡下那种地方,基本都是老弱病残,没什么可保护的。

保镖每天做的就是看着她的蓝儿,不让她乱跑,同时,每天朝老爷子汇报蓝儿的情况和行动轨迹。

这会儿,蓝儿偷偷的跑了回来,不知道保镖有没有汇报给老爷子!

陈管家老脸皱着,神情也是茫然,他回应:

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刚刚柳嫂叫我,我才知道蓝儿小姐回来了,哦,老爷子的保镖我关照过了,让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!”

讲着话,陈管家又快走几步,帮胡范琴把客厅的门打开。

转身的时候,陈管家目光扫到胡范琴脖间的暗红色的指痕,老眼微微一怔,惊讶的问:“夫人,您的脖子是……”

胡范琴顺着陈管家的目光摸上自己的脖子,意识到陈管家说的是她脖间的掐痕,支吾一句:“哦,没……没事!”

说了一句,胡范琴就把睡衣的衣领向上提了提,将脖间的掐痕遮住。

继续往别墅门口走去。

身后,陈管家脚步放慢,浑浊老眼看一眼胡范琴的背影,又转头往别墅的三楼看去。

刚刚胡范琴脖间的指痕,明显就是掐痕,难道……难道白先生跟夫人动手了?

陈管家想到这儿,一张老脸沉了下来。

这些年,白先生可是从来没对夫人动过手。

都是那个云家那个贱女人和她的贱女儿,哼!

这边,胡范琴来到别墅门口,看到白辛蓝正蹲在大门外,埋着头呜呜的哭。

她身上的湖蓝色的旗袍,衬托她的身子更显瘦弱,随着抽泣,肩膀一抽一颤的。

“蓝儿!”

胡范琴心疼的唤了一声,伸手要去抱白辛蓝。

把她往门内拉。

白辛蓝抬眼看了一眼胡范琴,猛地甩开胡范琴。

“妈,呜呜,我不能进去,呜呜……爷爷没有允许我进门——”

白辛蓝经过去乡下这一次,也是对白振业有所忌惮。

她哭着挣开胡范琴,脚步一直往后退。

一张画着淡妆的娃娃脸上,沾满了泪水,眼眶红的吓人。

看到自己的女儿受了委屈,却也不敢进别墅的门,胡范琴心里针扎一样的疼。

她站在原地又换了一声,疾步往白辛蓝身边走去。

来到白辛蓝面前,胡范琴一把抱住哭的稀里哗啦的白辛蓝。

“蓝儿,妈的蓝儿……”

“妈!”

白辛蓝感受到母亲的怀抱,情绪一下子崩溃,哇的一声大哭起来:

“为什么?为什么这样啊?呜呜呜……我并不明白,我不明白!”

“好了好了,蓝儿,不哭不哭了!”

看到白辛蓝哭的这么撕心裂肺,胡范琴心都要碎了,忙安慰她。

一边安慰一边朝着旁边陈管家递眼色。

陈管家明白胡范琴的意思,赶忙去找司机备车,三个人一起往东苑街的别墅区驶去。

东苑街的别墅,是白先生给蓝儿小姐的十八岁生日礼物。

之前白先生也把蓝儿小姐关到那里过。

眼下,三更半夜,不能进白家别墅,得找一个安全落脚的地方。

很快,载着白辛蓝和胡范琴的车子到了东苑街的别墅区。

车子停稳,胡范琴环着白辛蓝下车,进到别墅里。

到了别墅里,胡范琴直接迈步进了二楼的卧室。

白辛蓝这个时候,已经哭的没有了力气,她时不时的抽泣一下。

“蓝儿,跟妈说,到底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胡范琴给白辛蓝倒杯水,递到她的嘴边。

白辛蓝泪眼婆娑的看了一眼水杯,喝了一小口,就推开。

“蓝儿,乖,跟妈妈说说,到底出了什么事?你怎么大半夜跑回到越江来?你没去临市吗?”胡范琴放下水杯,一连问出好几个问题。

一听胡范琴提临市,白辛蓝心底的委屈一下子又要涌出来。

她强忍着泪水,抽抽搭搭的讲今天去临市后的经历。

末了抽泣着问出一句:“妈,为什么?你说铭少爷到底怎么回事啊?!呜呜……他真的不喜欢我吗?!”

白辛蓝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,就等着和霍端铭生米煮成熟饭,然后拿视频录音逼迫霍家娶她。

可是,没想到霍端铭竟然一点都不动心。

即便是中了药,霍端铭还是毅然决然的离开,没有丝毫的犹豫。

胡范琴听了白辛蓝的讲述,也是纳闷。

明明都已经想的很周全了,怎么这个铭少爷就是不上钩呢?!

真是活见鬼!

胡范琴心里嘀咕,但面上去什么也没说,安慰的语气朝白辛蓝说:

“蓝儿乖,你听妈说,这男人啊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,说不定……说不定是铭少爷心情不好,工作上遇到了麻烦,你得体谅他,懂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白辛蓝要说什么,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。

一看,是乔兰初打来的。

白辛蓝抹了一把眼角得眼泪,接通电话:“喂,表姐!”

声音期期艾艾的。

听上去很可怜。

“蓝儿?”

电话一头的乔兰初在酒吧里的一角。

身上穿着漆皮的短衣短裤,露着性感的肚脐。

纤细的染着红指甲的手指夹着一根外文香烟。

电话接通,她画着烟熏妆的眼眸微微一挑,关切语气问:“怎么了?我怎么听着你好像哭了?”

虽是关切的语气,但是眼底却没有一点牵挂的神情。

反倒是十分的淡然,仿佛是知道白辛蓝为什么哭一般。

白辛蓝抽泣一下,咬了咬红肿的嘴唇,把事情简单的概括一下,小声说:“表姐,我没事,是……是我找铭少爷去了,铭少爷他不理我!”

语气里还是满满的委屈。

“这么回事啊!”乔兰初勾唇笑了,妖娆的撩了撩耳边的发丝,说:“我还以为怎么了?好了,没事了,大不了姐给你找个好的!”

“我不!”白辛蓝直接公主脾气的大叫一声,“我就喜欢端铭哥哥!”

“好好好,你不你不!”

乔兰初大姐姐宠溺小妹的语气,笑着说,“蓝儿,我告诉你,你要想得到铭少爷的心,得自己多做改变,懂吗?”

白辛蓝虽然公主脾气,但是她很听乔兰初的话。

在她眼里乔兰初洒脱,个性,没有人能够束缚她。

点了点头,应声:“嗯,我知道!”

乔兰初闻言,又是宠溺的一笑,沉吟几秒钟说:“蓝儿,最近你有江心儿的消息吗?”

“江心儿?我……我没有!”

白辛蓝一直在乡下,什么消息都没听到,更别提江心儿了。

“哦,这样啊!”乔兰初点头说:“我这里有一张照片,你看一下,是不是江心儿?!”

“好!”

白辛蓝应声后,没几秒钟手机上就收到了一张照片。

看到照片。

白辛蓝一张娃娃脸上,像变脸一样,一下子露出凶狠恐怖的表情。

“啊啊啊啊!贱人,贱人!江心儿这个贱人!”

白辛蓝拿着手机,不管电话通没通,也不管对方受不受得了她这种疯狂的咆哮。

红着眼,像疯了一样,尖利得嘶吼起来,“我要弄死她,这个贱人……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