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一章我看你是……你是欠收拾了
书名: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: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:241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4:55:02

白辛言这个贱女人,没想到她这么命大,大火都没有烧死她。

哼,不过就算命大又怎么样?

还不是贱,跟她妈一样贱。

她妈就是个超级大贱人,当初明明已经跟了爸爸,还跟叔叔纠缠不清。

傻逼贱女人,贱闺女!

现在好了,这两个贱人要马上就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了。

她今晚一定要好好的庆祝一下。

白辛蓝仿佛看见了胜利的果实,两只画着浓妆的双眼斜挑着,满满的憧憬和喜悦。

她讲完一句,高傲的挑起下巴,攥着头发的纤细小白手,鸡贼的向身后背去。

生怕被眼前的贱女人抢了去。

“好!”

白辛言冷着的小脸儿一下子阴云散去,挑着清丽的小眉梢,笑容灿烂得犹如午后的阳光。

“那白二小姐请便吧!”白辛言一边说一边退到一边,不再理会白辛蓝。

白辛言有这样的举动,白辛蓝是感到很意外的

印象中,白辛言是不会这么快认输,跟她妈一样明明贱却装得一副硬骨头,让别人都觉得她是贞洁烈女。

所以,当面前的人这么痛快的说出”请便“,并让到一边的时候,有那么一瞬间,白辛蓝是有些怀疑自己的。

怀疑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白辛言。

怀疑自己真不是真的认错人了。

然而,这怀疑的念头刚一萌生出来,白辛蓝就马上进行否定。

不,不可能, 这个女人一定是白辛言,一定是!

那贱人故作轻松呢!

白辛蓝坚定信心,攥紧手中的两更细软的头发,快步走到门口。

打开房门,迈了出去。

待白辛蓝迈出门去,还站在原地的白辛言,一张笑着的小脸儿,逐渐冷下来。

身侧的两只小白爪子,向内一点点收紧。

在门外一直竖着耳朵听着的黄姨,这会儿老脸上一脸的不解和诧异。

虽然没有完全听清楚,但是关键性的信息她听到了,这个白二小姐白辛蓝怀疑江小姐是三年前死去的白家大小姐,九爷未来的小太太——白辛言。

可……这怎么可能啊?

三年前,白家大小姐早就被大火烧死了。

这绝对不可能!

可要说不可能,白二小姐这么一副笃定的样子,还要去找九爷。

在九爷面前这件事可不同寻常,白二小姐不可能凭空乱说,想来是什么根据吧?

黄姨微微皱着老脸,转头朝白辛蓝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又转头看向门内。

门内,白辛言还站在原地,她抿着小嘴儿,表情愈发的凝重。

垂在身侧的两只小白爪子,攥的玲珑小巧的小骨节,都发了白。

“那个……江小姐!”

黄姨进到门内,来到白辛言身边,看着她欲言又止。

现在她完全不想找九爷告诉江小姐受欺负的事了,她只想弄清楚,这个江小姐到底是不是如白二小姐所说,是三年前的白辛言。

白辛言抿着小嘴儿,小脑袋微微垂着,没有回应黄姨。

黄姨也是耐着性子,见白辛言最终还是不开口,沉了一口气,说:

“江小姐,这怎么回事啊,我怎么……怎么我听着白二小姐的意思是说,您是三年前的九爷未过门的太太,这……是真的吗?”

黄姨语气不轻不重,询问一般,两只眼睛在白辛言脸上流转。

生怕错过了,她的细微表情。

白辛言贝齿用力咬了咬小嘴儿,抬起小脑袋,还是一脸甜甜蜜的笑容。

她没有回复黄姨,而是直接绕过黄姨往一楼走去。

一楼。

阿夫推着霍胤尧进到客厅,白明重又亲手煮了一壶茶,让霍胤尧品尝。

然而,霍胤尧连看都没看一眼那杯子。

静静地坐在轮椅上。

一张俊脸上神色淡然,修长手指在轮椅扶手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。

很是悠闲!

这位爷就这么气定神闲的坐着,不开口,不讲话。

气氛十分诡异和尴尬。

白明重被这种奇怪气氛压抑的浑身不自在。

几次要开口打破尴尬,但看到矜贵男人一直抿唇,完全没有要开口的意思。

就作罢了。

没办法,只有继续陪着九爷干坐着。

这个时候,楼梯上,穿着一件新洛丽塔裙,带着假发的白辛蓝下到一楼来。

知道九爷是很注重人的仪容仪表,白辛蓝下来的时候,提前换了一套干净的裙子。

下到一楼来,白辛蓝在楼梯口顿住,稍稍整理一下自己身上的洛丽塔裙,露出标准的笑容。

然后,朝主位上的矜贵男人走去。

一边走一边攥紧手上的两根头发,内心提醒自己,一定不要紧张。

她是豪门贵族的千金大小姐,跟随白明重也参加过一些社交场合。

之前也跟豪门公子哥交往过,但是在九爷面前却还是胆怯。

九爷气场太大了。

白辛蓝绷着发条,迈着端庄的小碎步,来到霍胤尧面前。

深吸一口气,轻声细语的唤一声:“九爷!”

声音甜得有些发腻。

唤了一声,白辛蓝不等任何人有反应,又朝主位上的男人说:“我……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谈,您方便吗?”

白辛蓝一句话说出去,一旁坐着的白明重,脸色立马冷了下来。

不等霍胤尧开口,直接朝着白辛蓝呵斥一句:“你个没规矩的东西,你想干什么?一边去!”

虽是呵斥,但也不算严厉。

自从被九爷拂了蓝儿递来的茶杯,白明重就心就一直揪着,很不是滋味儿。

所以即便是呵斥,也不像之前那般没轻没重。

“九爷,真是对不住!”

呵斥了完白辛蓝,白明重转头朝霍胤尧赔笑,姿态很低:“是我平日里疏忽对孩子的管教,让您见笑了,我……我接下来一定好好管教她!”

霍胤尧抿着薄唇,不动声色,漆黑深邃的眸子睨着面前的白辛蓝。

白辛蓝虽然被白明重呵斥,心里很不舒服,但没有发作。

这会儿,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,忍着心里的不舒服,又轻声道:

“九爷,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您谈,请您一定抽个空!”

“放肆!我看你是……你是欠收拾了!张嫂!”

这下,白明重彻底怒了,“噌”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身,要开口唤佣人过来把她带走。

然而,刚要开口,就感受到来自矜贵男人的冷寒目光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