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三章九爷腿残跟白家有关系吗
书名: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: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:234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4:55:02

白辛言被这么猝不及防的撞了一下,身子微微一晃,差点站不稳。

一张圆圆的蜜润小脸儿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。

然而,白辛蓝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可爱的歪了歪头。

抓紧行李箱,欢快的迈上通往二楼的楼梯。

客厅的上位,清冷男人静静的坐在轮椅上,淡漠眉眼睨了一眼楼梯上的白辛蓝,眸光蓦地染上一抹骇人的冷意。

阿夫在霍胤尧身旁,感受到霍胤尧骤然爆发的冷意,浑身一阵恶寒。

“九爷,请问您喝什么茶,我马上让人准备?!”

白明重斥了一声白辛蓝,就没把注意力放在那边,而是想着怎么招呼九爷。

九爷进门前,就有了火气,这会儿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对待。

霍胤尧闻言,冷寒眸光敛回,俊脸上恢复淡漠清冷的样子,淡声道:“随便!”

“好的,九爷!”

白明重应了一声,吩咐佣人去煮茶。

这会儿,白辛言磨磨蹭蹭的走过来,走到霍胤尧的身边。

但没有坐,也没有开口。

像个木头人似的站在那儿,暗自琢磨着找个什么空当,问问爷爷在哪里。

这里是白家,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,分分钟可以窜遍楼上楼下去找爷爷。

但眼下,霍胤尧在,根本不可能这么做。

再说,对于白明重而言,她只不过是一个外人。

白家不认,他白明重也从心里不认。

霍胤尧感受到身边站了一个人,余光中看到那人两只白爪子搅来搅去,只看两只白爪子就知道这人再琢磨事儿。

暗暗冷嗤一声,淡淡启唇问白明重:“白老爷子最近可好?”

“嗯……不算太好!”

白明重略微迟疑一下,说:“老爷子似乎是不怎么赞同江小姐和铭少爷的婚事,这不临近举行婚礼了吗,更是心里郁结,一整天都在花园里。”

“哦?!”

霍胤尧挑眉,修长手指在轮椅扶手上敲了敲,余光睨了一眼那双搅在一起的小爪子。

那爪子已经停下来了。

嘴角似有似无的勾了勾,要说什么,发现身边的人已经悄咪咪的往通往花园方向蹭了。

敛了眸子,当没发现。

待那人彻底离开视线范围,语气骤然一转,冷厉又冰寒:

“老爷子这是舍不得啊?可是霍某定下的事,就没有反悔的时候,麻烦转告老爷子,让他一定宽心!”

明明是一句宽慰人的话,可白明重却怎么也听不出宽慰的意思。

反而有一种九爷再报复老爷子的错觉。

白明重心里不由得一惊。

白辛言听到霍胤尧和白明重的对话,知道白振业就在花园里。

就趁人不注意,偷偷的从后门溜到花园。

刚到花园,就看到正在浇花的白振业。

白振业一身灰色的休闲装,头顶的发几乎全白了。

一张苍老的面容,还是那么的慈祥。

但浑浊眼眸里却没有神,许是这样,白辛言感觉老人身上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无助感。

小小的伤感了一下,白辛言迈开步子走到白振业身旁。

抿了抿小嘴儿,又扯开,脆生生的唤:

“爷爷!”

清脆甜甜的小嗓音在白振业耳边响起,白振业一瞬的失神,接着转头看向白辛言。

看到白辛言的刹那间,白振业浑浊眼眸礼貌有了光亮:

“心……心儿?哎呦,你这孩子什么时候来的?怎么不跟爷爷打个电话?好让人去接你啊?!”

白振业看到白辛言后,整个人的状态一下子就变了。

老脸上红光满面,笑呵呵的,整个人也有了活力。

白辛言乖巧的笑了笑,“爷爷,不用麻烦的,我……我做霍家的车过来的!”

一听霍家,白振业还笑着的老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,“砰”地一下把手上的喷水壶狠狠摔在花架上。

“哼,你们一个个全都翅膀硬了,全都把我的话当耳旁风!”

老人语气不佳,浑浊眼眸里也有了一丝怒气。

“爷爷,那个……”

白辛言小眉头皱了皱,唤了一声,刚要说什么,被白振业狠狠打断:

“你别叫我爷爷,我没你这个孙女!”

白振业似乎真的动了怒,讲着话胸膛一上一下起伏,“你说你,啊?爷爷怎么跟你说的?让你不要惹霍家人,你偏惹,现在怎么样?把蓝儿婚事搅和了,你说你!”

白振业冲着白辛言吹胡子瞪眼,样子也是气的不轻,但他心里真正恼的并不是因为白辛言搅和了两家的原本的婚事。

而是因为,她无缘无故扯进两家的恩怨情仇里。

他跟霍胤尧的恩恩怨怨,牵扯的人越少越好,这也是对他们的一种保护啊!

唉!

“爷爷,你别生气!”

白辛言没想到白振业会生这么大的气,小脸儿皱了皱,说:“我没想惹霍家其他人,我就是想惹霍胤尧,我喜欢他,我之前就跟你说过啊!”

“喜欢?”

白振业老脸还是不悦,继续说:“那我是不是也跟你说过,你们两个不合适?”

白辛言也不甘示弱,怼一句:“可我是不是又说了,我的爱情我做主!”

“你!”

白振业一下子气结,看着白辛言两只浑浊眼睛,有了一丝血色,“你这孩子!你……你是要气死我,你说你,平日里别的什么都肯听我的,为什么偏偏这件事就要拧这自己的脾气?那霍胤尧有什么好?啊?比你大那么多?还……还腿残了!”

讲到最后,白振业老脸上有了一丝异样。

白辛言大眼睛一闪,抿了抿小嘴儿,小声说:“爷爷,霍胤尧腿的问题,跟……跟白家有关系?”

刚刚爷爷脸上似乎是不忍,也似乎是愧疚。

要是这样的话,霍胤尧这些年针对白家,就有了说服力。

可真的是这样吗?

“还是……跟您……”

“心儿!”

白振业打断了白辛言的话,语气不悦,“他他霍胤尧的腿残是因为车祸,怎么可能跟我白家有关系!”

白辛言大眼睛微微眯了眯,勾起小嘴角,笑着点头:

“好吧,爷爷,你别生气,你看你生什么气啊,我乱讲的,那个……我们不浇花了,我们散步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