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一章顺便,告诉九爷我是白辛言
书名: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: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:233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4:55:02

“溪溪,怎么了?”白辛言看到米小溪坐在窗台上,迟迟不动,问出一句。

“心……心儿姐!”

米小溪结结巴巴的唤着又往楼下看了一眼,看到脚下距离地面那么高。

吓得赶忙别开脸,两只小手死死抓住窗框:“我……我怕啊!这里是十层对吧?!我……我不敢!”

“没关系,你这样……你稍稍眯着点眼睛,或者你别往下看,这样就不怕了!”

白辛言看着指尖发白的米小溪,上前,眯起大眼睛,向米小溪传授技巧。

米小溪有点不信白辛言,但还是照做。

她学着白辛言的样子眯起眼睛,皱着眉头,两只手臂撑着身子试探性的往下探。

然而,怎么试探都探不到楼下的窗台。

她咬紧下唇,眯着眼睛,继续往下试探。

突然,手上一滑,窗边的密封条被她扯下一截,整个人失控,往一边倒去。

“啊!”

米小溪吓得惊叫一声,小脸儿一下子就白了。

几乎是下意识的收回脚,连滚带爬的下了窗台。

“心……心儿姐,我……我我……我真的不敢,呜呜呜……心儿姐,这样吧,你……你自己走吧,我就在这里,他们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!”

米小溪吓的不轻,讲话都带了哭腔。

“那怎么行!”白辛言一句话讲话出去,皱起小脸儿,“那些脑残粉那么疯狂,我不能留你自己在这儿~!”

“可我……”米小溪抱着双臂瑟瑟索索的看了一眼窗台,说:“可我真的不敢往下爬,我……我怕!”

白辛言看着米小溪因害怕抽抽的脸,圆圆小脸儿又皱紧了些。

眼下,这种情况,还真是难办!

抿着小嘴儿,琢磨着怎么才能离开。

突然,眼底的余光一闪。

她眯了眯眼眸,转头朝着米小溪,说:“溪溪,你听我说,待会儿不管你见到什么,千万不要大叫,懂吗?”

米小溪这会儿只顾着后怕,根本也没注意听白辛言讲什么,就胡乱的点头。

白辛言看着米小溪胡乱的点头,嘴角抽了抽,让她背过身,走出洗手间。

米小溪照做。

待米小溪站到洗手间门外,白辛言轻轻掩了门,一步一步走向窗台。

来到窗前,小脚一点,纵身一跃,一下子就窜到窗台上。

瞧了一眼楼下的窗台,又一纵身,落到楼下的窗台上。

“啧啧啧,又丑了!”

白辛言看着面前被大火烧得满是伤疤的一张脸,又多了一道新疤,忍不住啧啧两声,皱起眉头,“霍胤尧罚你了?!”

在这个世界上能让阿鬼身上多伤疤的,除了霍胤尧就没别人了。

阿鬼两只眼睛扫了一眼白辛言,没有应声。

“怎么?都不屑跟我说话了?”白辛言拍了拍小手,大眼睛微微一挑,凑近阿鬼说:“你别忘了,你把我锁在潋滟庄园密室的事,我都没告诉九爷!”

“你可以告诉!”

阿鬼扭曲的脸上,没有表情。

“嗯呢,我可以告诉!”

白辛言勾起小嘴儿,笑眯眯的回了一句。

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,看着阿鬼,眼底是一片笑意。

她微微顿了顿,直起腰身,风轻云淡的来一句:“顺便,还可以告诉九爷,我就是白家的大小姐白辛言,嗯哼?”

阿鬼听了白辛言的话,一张坑坑洼洼的脸上,似是多了一丝不平静。

眼底也流露出一抹异样。

不过,很快也就隐去了。

“呵!”白辛言察觉到阿鬼脸上的神情,轻笑一声,道:“看来,你不太希望我以白辛言的身份见九爷啊,怎么?你怕九爷知道我没死,吓晕过去?”

讲了一句,白辛言漂亮的大眼睛眯起,冷然视线死死的落在阿鬼脸上。

她不清楚霍胤尧为什么让阿鬼跟着她。

不过,从这段时间霍胤尧的反应来看,霍胤尧似乎还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。

阿鬼还没告诉霍胤尧,她就是三年前霍家未过门的小太太,白家的大小姐。

明明知道却不揭开,她不觉得阿鬼是在保护她。

如果没猜错,阿鬼是在为霍胤尧考虑,是在保护霍胤尧。

从他的角度出发,他觉得,她的真实身份,对霍胤是一种威胁或者……或者是其他什么不利的因素。

也正是因为这样,阿鬼才一直让她离开霍家,离开霍胤尧。

为此,还不惜对她痛下杀手!

阿鬼看着白辛言没有应声:“……”

“阿鬼!”白辛言轻唤一声,敛了视线,笑眯眯的直起腰身,跟阿鬼保持距离:

“再做个交易怎么样?这次……你帮我把溪溪背下去!我对自己身份守口如瓶!”

讲完话,白辛言挑眉看向洗手间门口。

阿鬼顺着白辛言的目光斜睨了一眼,用低沉沙哑到近乎撕裂的嗓音说:“我不会帮你,并且我会在九爷知道这些之前,杀了你!”

一句话,阴仄仄的,带着狠戾。

白辛言瘪了瘪小嘴儿,摇头,“你不会,霍胤尧让你保护我,我必须活着,我死了,你只有陪葬的份儿,而你陪了葬,你的九爷会被霍家人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!”

说什么让阿鬼保护她,完全就是蒙的。

可没想到,对面阿鬼光秃秃的眉头动了动。

眼底染上一抹恨意。

看到阿鬼这种神情,白辛言心头一凛。

难道……她蒙对了?!

阿鬼真的是受霍胤尧之意保护她的?

想到阿鬼真的是来保护她的,白辛言很诧异,霍胤尧会在乎一个人的生死?

诧异归诧异,她没有多想,也没时间多想。

看着阿鬼的脸,又来一句:“怎么样?帮不帮?!”

阿鬼与白辛言对视,眼底一道冷寒的光闪动,半天用腹语道:“拿绳子过来!”

这么说,就是同意了!

白辛言水汪汪的大眼眸弯了弯,笑眯眯的说:“好!”

一句话讲完,一脚窜到楼上的窗台,往洗手间门口走。

出了洗手间,看到米小溪低着头站在一旁,两只小手抠在一起,表情很懊恼。

“溪溪!”白辛言上前,拍了拍米小溪的肩膀,说:“快去找根绳子来,越粗越好,我们下楼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